據外電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18日在國家議會就克裡米亞公投發表講話。他說,克裡米亞過去以及現在都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部分。他說,克裡米亞與俄羅斯有很強的歷史與文化聯繫。克裡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16日就地位問題舉行了全民公投。根據100%選票的結果表明,96.77%參加投票的選民贊成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聯邦,投票率為83.1%。 克裡米亞議會17日宣佈從烏克蘭“獨立”,申請加入俄羅斯。17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京簽署總統令,承認克裡米亞共和國為主權獨立國家。
  
  當地時間2014年3月17日,烏克蘭Strilkove,烏克蘭士兵在靠近克裡米亞地區的邊界檢查站附近執勤,士兵在附近挖掘戰壕。圖片來源:CFP視覺中國
  中新社北京3月18日電 題:是誰把克裡米亞推向了俄羅斯?
  作者 文龍傑 李亞南
  克裡姆林宮3月18日證實,俄總統普京當天批准一項俄羅斯與克裡米亞有關接納克裡米亞共和國加入俄聯邦並組建新的俄聯邦主體的條約草案,並正式通知俄議會上、下兩院。
  3月16日,克裡米亞舉行全民公決。結果顯示,96.77%選民贊成加入俄羅斯,贊成加入烏克蘭的僅占2.51%,另有0.72%的廢票。克裡米亞議會隨即宣佈脫離烏克蘭“獨立”,申請加入俄羅斯聯邦。美國、歐盟隨後聲明克裡米亞公投非法,不予承認,並對俄實施製裁。
  無論是烏克蘭現當局,還是俄羅斯、美國和歐盟,大概都已預料到了這一結果。實際上,關於克裡米亞為何會離烏入俄的疑問並非今日才有。
  人們多提到的是:歷史上,克裡米亞曾是俄羅斯的一部分;文化認同上,說俄語的人在該地區占絕大多數,大部分民眾——即便不是俄羅斯族——都認為自己是俄羅斯克裡米亞的人;經濟上,與基輔相比,該地區更加依賴俄羅斯;此外,俄羅斯還在該地區駐有軍隊,具有左右該地區局勢的實力手段。
  但這似乎只是克裡米亞人民選擇俄羅斯的必要條件。人們也在思考,引發這一切的直接原因何在。
  專家表示,烏克蘭危機發展到今天,外部干預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其中,西方國家的干預是導致最初的街頭示威走向暴力衝突的直接誘因。西方國家熱衷於使烏克蘭脫俄入歐,直接支持基輔的反對派把示威導向了奪權。西方的高級領導人或是前往基輔獨立廣場上為反對派打氣,或在本國會見反對派領導人面授機宜,並提供各種支持,同時極力打壓亞努科維奇政權,從而使得局勢失控走向街頭暴力。
  此外,西方推崇的“顏色革命”實際上卻導致出現了更多的不平衡甚至新的對立乃至國家碎片化現象。
  2013年末烏克蘭危機初始,街頭示威游行的民眾正是反對總統的親俄政策。要註意到,廣場反對派中的絕大多數,是被“反俄”這一極端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旗幟,調動和聚集起來的。儘管亞努科維奇的確存在許多為人所詬病之處,但克裡米亞的大部分民眾並未參與到游行行列中。
  2014年2月,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拉達主席團向亞努科維奇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將反對派的行動視為“暴動”和“內戰的開始”。因為“寧靜的克裡米亞被又一次來自基輔地區的武裝暴動所擾亂”。
  事實上,具有民族主義傾向的反對派,同與俄羅斯聯繫緊密、絕大多數說俄語的克裡米亞民眾,形成了某種對立。
  事態的激化發生在2月23日,在亞努科維奇“被逼出走”後,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廢除了規定俄語作為官方語言的相關法律。烏克蘭一家網站上寫道,“烏克蘭人只說烏克蘭語,只有說烏克蘭語的是烏克蘭人”,便是對這一決定的生動註腳。
  俄羅斯評論家格裡高利·亞夫林斯基對此評價道,“這是反對派民族主義政策的極端化”。取消俄語的官方語言地位,不僅會使說俄語的民眾在教育、就業、晉升和日常生活等方面遇到不便和麻煩,更意味著說俄語民眾在烏克蘭的地位遭到了某種否定,因為,“只有說烏克蘭語的是烏克蘭人”。
  反對派沒有遵守2月21日與烏克蘭政府簽署的解決危機的協議,仍通過非法的暴力手段奪取權力。這使克裡米亞人擔心有極端民族主義傾向的反對派會對自己這些說俄語的人不利。當克裡米亞的民眾走上街頭時,不得不承認,在一定程度上,是反對派的極端民族主義政策把克裡米亞民眾推向了俄羅斯,也是引發此後克裡米亞一系列事態的直接誘因之一。
  發生在烏克蘭土地上的這場危機具有一個顯著特點:政治訴求裹挾極端民族主義。在像烏克蘭這樣的轉型國家中,民族主義是政客手中的一把利劍。今天克裡米亞的情形或許使那些善於利用或試圖利用民族主義的政治人物意識到,這柄劍是雙刃的,既可傷人也易自傷。(完)  (原標題:國際觀察:是誰把克裡米亞推向了俄羅斯�
創作者介紹

髮型師

djvhebujuy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